正在加载数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您现在的位置: 大公镇>> 大公社区教育中心>> 社区动态>> 社区人物>>正文内容

社区人物

我与吴孟超院士的不解之谜

还记得1997年高考后到人民医院体检,医生随口问我报什么学校我回答二军大时,医生连声说道“不错!不错!那是吴孟超所在的学校”。那是人生第一次听到吴孟超院士的名字,懵懵懂懂中有了模糊印象,并不由自主地以此为傲。进入校园之后才知道吴老前一年刚获得中央军委"模范医学专家"荣誉称号,整个学校都是他的宣传标语。但是当时,仍然觉得自己离吴老很远,因为一直并未见到真人。

一晃七年过去了,当时还在长征医院研究生学习,吴老一手创办的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胆道外科张柏和主任到长征医院招聘面试,我就报名了,梦想着能留校分到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到吴老的身边工作,没想到竟然被录取了,并被分配到了肝外一科,从此踏上了肝胆外科的职业生涯,有了跟吴老密切接触的机会。

但是,第一次跟吴老的密切接触说来令人汗颜。那还是当住院医生期间,一位西北地区某医院转来的病人,当地医院检查出了肝脏肿瘤,也做过增强CT检查,入院后很快安排了手术,将左肝紧贴第二肝门的肿瘤予以完整切除了。可是,术后B超检查发现右肝还有一个小肿瘤,反过头来再看CT,右肝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低密度病灶。后来,当主任和我去向吴老当面汇报时,吴老狠狠地批评道:“为什么术前不做B超!”那怒瞪的目光、严肃的语气,令我至今难忘。从那以后,临床工作兢兢业业,不敢再有丝毫马虎。

当了主治医师之后,驻香港部队医院来我院选调外科医生,在吴老同意之下我一去就是三年。三年中,我给吴老写过三封信并在休假期间跟吴老有过三次面对面交流。第一次见面,吴老比较严肃,我也很拘谨,后面两次,吴老都是笑容满面,并饶有兴致地告诉我他曾经到过驻港部队的营区。于是我趁机说驻军医院院长邀请他路过香港时到医院的营区参观指导一下。他满口答应了。那时,我是多么希望他能去一趟,并实地指导一下我的工作,那将是我的无上光荣。吴老在全军的影响是无须多说的。每一次军区领导视察驻军医院,院长介绍到我时都说“这是吴老的学生!”有一次吕丁文副司令还特意跟我聊了会,说他曾和吴老吃过饭,让我代他向吴老问好!所以,在香港代职期间,背负着吴老的盛名,我还是有压力的。因为我的肝胆外科专业在驻军并没有用武之地,在边干边学中,第二年我就全面开展了阑尾切除、混合痔外剥内扎、精索静脉曲张高位结扎等常见病的手术,从“上三路”转换到“下三路”,每年手术量均在百台次以上,并数次为首长服务。曾获得“军事训练一级尖子”、“医院模范典型”称号,并作了事迹汇报,最后荣立三等功一次。最感到光荣的是去太平山司令官邸,司令亲自给我们介绍维多利亚港的风光。出港后我把这些以书信的形式汇报给了吴老,吴老秘书后来告诉我吴老当时是拿着放大镜一个字一个字看过来的!

返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工之后,吴老把我安排到了得意弟子姜小清主任科室——胆道一科,从此踏上了胆道外科之路。5年前,吴老以94岁的高龄亲自主刀了海安的一名患者,当时姜主任是一助,我就站在吴老身边拉钩,从开腹到关腹结束,不到40分钟。下了手术台后,我发了条朋友圈“站着手术半小时,左手控肝能力特强,手不抖,有板有眼,准稳。吴老宝刀未老,家乡病人的福气!”那是由衷的崇拜!

今年5月22日,吴老驾鹤西去,当天朋友圈中都是两个院士的哀悼之情,其实当时还有3个多月就是吴老的100岁生日,吴门弟子都在为他老人家的百岁生日准备着,然而天不遂人愿。在送别吴老的当天,我发了两条朋友圈“送别吴老,哀荣备至”。“从大学耳濡目染算起,于今已投身吴门二十四载;从进院耳提面命起算,至今师从吴门已十七载。在职业生涯的不同阶段均受到过吴老的严格教诲,那如剑的目光、严肃的语言,恍如昨日,自此临床工作不敢再有半点马虎。在离院代职期间因不辱师门、不负使命,得到过吴老的肯定。年少之时曾不屑过“指捏+钳夹”吴氏断肝法,但是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方知精妙:解剖结构不清时,指捏法是寻找胆管的不二之选;腹腔镜切肝中,钳夹法可使肝静脉豁然显露……。先生千古,师魂永存。谨记于心,笃之于行。”

作为吴老的第三代传人,我向别人介绍时都自称为“吴老的徒孙”。姜小清主任是吴老的博士生,我是姜主任的博士,也算是一脉相传。近些年在姜主任的带领下,先后掌握了肝门部胆管癌根治、肝移植等高难度手术,尤其微创手术这一块,腹腔镜手术、达芬奇机器人手术都迎头赶上,也算是圆了吴老的夙愿!

作为吴门弟子,跟家乡海安联系还是非常紧密的,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经常收治家乡的病人,二是跟家乡医院的普外科医生学习交流很多。在跟家乡医院交流学习当中,开了海安普外医疗领域几个先河,腹腔镜右半肝切除、腹腔镜胰十二指肠切除,腹腔镜胆道镜双镜联合胆道取石等等,让家乡医院肝胆外科走在南通地区前列。在跟恩师吕建校长汇报时,我曾自豪地说,当年我是受到母校恩惠的——得到助学金的资助,我一定要反哺家乡父老、反哺母校老师。先后曾为多位海中老师手术,效果都不错。同时,也希望家乡更多的学子能够在高考中选报医科大学,尤其海军军医大学,投身到国防医学事业中来。

吴老永远是我前行的“灯塔”!作为一位在上海工作的海安籍普通肝胆外科医生,我一定继续反哺家乡!

作者简介:

储开建,大公镇北凌人,海安中学1997届校友,海军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胆道一科主任医师,在职博士。从事肝胆外科近20年,擅长肝胆胰脾外科疾病的腹腔镜微创手术。近5年发表SCI论文6篇,总影响因子26.084分,单篇最高7.032分;主编1部,参编2部;主持省部级基金1项,参与国家自然基金2项;荣立三等功1次;担任上海市抗癌协会胆道肿瘤委员会委员等学术职位。